無法控制心念的彌醯

 

心念飄忽不定,難以制服,智者調服心念,一如工匠使箭筆直一般。 (偈33)

人心如同被丟棄在地上的魚,躁動不安,所以人應該遠離貪愛。(偈34)​

 

 

      有一天,彌醯比丘在托缽返回精舍的路途上,看到一個美麗的芒果園,他認爲這裡是禪修的好地方,因此向佛陀提出請求。

      佛陀內心明白,彌醯比丘只是光憑對一個地方的喜愛,對他的修行沒有任何的幫助。但彌醯比丘沒有辦法克制自己對芒果園之地,焦躁難耐的貪愛,不厭其煩的一次又一次的懇求佛陀,因此,佛陀只好答應他前往。隔天一早,彌醯比丘懷著能夠有所成就的心,匆匆抵達芒果園,坐在了樹下禪修。但他內心不斷的產生種種的念頭,在這樣毫無進展的狀態下直到了傍晚。

      彌醯比丘起身回到精舍,向佛陀訴說今天禪修的狀態。佛陀慈悲的告訴他,環境再好、在舒適,我們依然無法調伏自己內心的變化,應該要時時刻刻守護自己的心。比丘當下依著佛陀的教導,不斷的思維,並且適當的調整自己,因此證得初果。